《我,作詞家》:搖筆桿路上的精神支柱 Me, a Lyricist: The source of mental strength of a writer

臺灣填詞人陳樂融老師的這本書陪伴著我十一、二年之久,從外面租屋到回家住,一直到有了自住的地方,每次搬家都必定沒有漏掉這本書。說來奇怪,身邊很多東西包括喜愛看的書往往在不斷搬家的過程中漏東漏西,但是對我非常重要的幾十本書包括這本,是一直都沒有丟失過的。我想說的,可能是書與人也需要靠緣份吧。

平日除了翻譯、寫文案,師大畢業後的這些年以來,我也經歷過生活中的高低起伏跌宕,覺得自己需要振作的時候,除了好好游泳、聽音樂,就是靠讀書走出低檔時期。閱讀給我重新出發的力量,尤其是閱讀同為寫作人的書,例如陳樂融老師編寫的《我,作詞家》。 Continue reading “《我,作詞家》:搖筆桿路上的精神支柱 Me, a Lyricist: The source of mental strength of a writer”

The rhythm that gets me playing at wee hours 大半夜忍不住想彈的bassline

注意這個低音吉他手的頻道好一段時間了。由於他懂得找比較冷門的歌來彈奏,其他很大路(很入屋)的歌曲基本忽略掉不玩,感覺像是彷彿找到了冷門音樂樂迷的知音人。

Beyond這首〈灰色軌跡〉是我四年大學生涯不斷聽的歌。事實上是我聽了二、三十年不會覺得膩的一首歌,其bassline我還算熟悉,但是沒有跟足原版的彈法。昨夜忽然大半夜聽到這段bassline演繹,自然想玩一玩。

Continue reading “The rhythm that gets me playing at wee hours 大半夜忍不住想彈的bassline”

Mr Ngai Hong: What I learned about craftsmanship 倪匡:我學到的匠人精神

When I heard of the news of the passing of Mr Ngai Hong (aka Ni Kuang), the first thought ran through my mind was that he had wished for a painless death. I wasn’t sure if he left the humanly world in his slumber. Having watched these two episodes of Whirling Clouds Valley hosted by Chip Tsao and Alex Pao, only did I learn that Mr Ngai gave up his cancer treatment in 2019, and that he was troubled by leg pain in the past few years.

Firstly, I should make it clear that I wasn’t a super fan of Mr Ngai Hong’s works. And rarely did I read his works repeatedly. Imagination is always what I admire about his sci-fi fictions. Imagination is also my pastime. And in recent years I am increasingly convinced that the events of extraterrestials visiting planet Earth will be exposed. Questions as to whether some civilisations existed before ours, whether a good number of intelligent civilisations exists ‘out there’—I believe will be answered, it is just that whether or not humankind is willing to accept and recognise what actually happened. Continue reading “Mr Ngai Hong: What I learned about craftsmanship 倪匡:我學到的匠人精神”

想想2022,想想〈時日無多〉

在這個俄國入侵烏克蘭的戰爭延宕百多日的時候,忽然之間這個世界看起來平添了許多不確定性,原油與糧食價格皆呈現上揚趨勢,因兩年新冠疫情下來而荷包變扁的民眾,可能要繼續受到通貨膨脹的蹂躪。

到底俄國為何而戰,終局又是什麼?今天明天局勢如何,烏克蘭可否守土成功?種種疑問盤旋腦海之際,我想起Beyond低音吉他手黃家強作曲填詞的作品〈時日無多〉:

聽說過這世界於不久的一刻將失去光
風沙將天掩蓋
似說笑這世界於不久的一刻便到末日
你可會將心釋放

真的大有一種末日將至的感覺。這個不是我傷春悲秋藉著文章渲染悲觀主義。我的看法是得到原子科學家公報的「世界末日鐘」的加持,因為這時鐘在2022年被科學家調整至距離午夜(象徵世界末日)只有100秒的時間。以前全世界大致上平和的時候,末日時鐘可以是距離午夜有七、八分鐘或者十多分鐘之遙,但是現在是以秒計算了。可見一眾科學家對這個世界面臨著的深重危機絲毫不覺得樂觀。

當然,人性即使知道大難臨頭,大概都不會「似說笑這世界於不久的一刻便到末日/你可會將心釋放」,因為人性就是喜歡鬥爭到最後一刻,莫說「風沙將天掩蓋」,就算連棺材擺在眼前,大概人們還是有可能往前衝,而在前面等待著我們的,會不會是第三次世界大戰進而引發核武器戰爭,如果有野心的人不懂得「將心釋放」,我們的未來是如何,恐怕無法說得準。 Continue reading “想想2022,想想〈時日無多〉”

詞人的無奈

昨天晚上閒來無事,上網重聽了一下陳慧嫻的〈歸來吧〉,以前的感覺又湧上心頭。記得之前車子的唱機還沒出問題之前,我還蠻常一邊開車一邊播放陳慧嫻的精選唱片。大概很多人都有這個經驗吧,就是忙了一整天之後,晚上驅車回家的路上聽著自己喜歡的音樂。既是慰勞自己一天的辛勤,亦是生活方式的調劑之一。尤其晚間開車下著綿綿細雨,唱機或收音機正好著唱著詩意綿綿的歌曲,那也是相當不錯的享受。

「心裡的他/快歸來吧/這裡才是快樂老家」

一直以來沒有注意〈歸來吧〉的填詞人是誰,看一看網路上的舊MV才知道那是我很喜歡的鄭國江老師填詞的。尊稱他為老師,不是因為我學臺灣人將各行業的資深高手都一律尊稱「老師」,而是他真的是老師。鄭國江多年都在香港的小學教書,他自稱毫無大志,校長著他升職但他就是不依。其實鄭老師謙虛了,他不願在香港小學教育領域更上一層樓,為的就是讓自己騰出多些時間專注於自己的興趣,例如填詞和粵曲。平凡如在下,或者閣下與身邊的人,又有多少人正職以外又能發展出另一番事業呢?又或者工餘時間寫作然後寫出個名堂?大概真的少之又少。說到這裡,真的不得不佩服鄭老師的功力。 Continue reading “詞人的無奈”

利物浦:精疲力盡 緣慳歐冠

由於歐洲冠軍盃大決賽直播時間已經是星期天凌晨三點,我趁著最近睡眠時間正常而好好入睡,哪管利物浦與皇家馬德里在法國巴黎的大賽。但是以利物浦在英超最後一場賽事、英足總杯決賽的狀態來看,我自己心裏是認定利物浦會輸掉決賽。

早上醒來看新聞網站的成績,結果還是證明我不願意熬夜看球的決定是非常正確的。再細看英國《衛報》體育新聞讀者的留言,就知道利物浦那位身穿66號的右衛Trent Alexander-Arnold又再次成為利物浦失球的焦點。 Continue reading “利物浦:精疲力盡 緣慳歐冠”

跳船支持托登罕熱刺總是有回報

自從將追看曼聯的時間節省下來之後,就是有更多時間觀看托登罕熱刺比賽,而我也剛好有空觀賞這一場北上伯明罕訪問阿斯頓維拉的英超賽事。我常常以為維拉有了前利物浦中場球星Steven Gerrard當領隊之後大有進步,但原來遇上強大對手也還是隨時可以被打回原形,結果比賽第七十分鐘後很多主場球迷都失望透頂而提早離場。

維拉在球賽中一直以短傳嘗試突破攻入熱刺禁區,也有數次差一點破蛋的情況出現。但是熱刺大難不死,一兩個反攻就將比賽局勢扭轉過來。表面上英格蘭射腳Harry Kane是前鋒,但是實際上他可以忽然之間變成攻擊型中場給跑在前面的隊友助攻,這一場比賽就是範例。這比賽表面上是Son Heung-min(孫興慜)上演帽子戲法攻入三球,以及瑞典籍Kulusevski錦上添花一起給Gerrard領軍的維拉送上四顆大雞蛋,但是當球迷仔細探究進球過程,大家就一定會發現實際上是Kane助攻本領立了大功。 Continue reading “跳船支持托登罕熱刺總是有回報”

候補定勝負:英超爭霸利物浦略勝一籌

曼城與利物浦英超爭霸戰進入白日化階段,週日曼城在主場迎戰利物浦大概就可以決定英超冠亞軍位置。趁著賽事未至,我且大膽預測利物浦可以逼和曼城或者贏一球,到賽季結束可以奪冠。

若說到利物浦稱霸英超的理由,我認為是因為候補球員陣容強大。埃及射腳Mohd Salah固然是利物浦的立功大臣,但是其他前鋒也絕對不遜色,例如Luis Diaz、Firmino、Mane、Jota,隨時換人可以衝鋒陷陣。

中場與後衛也是隨時可以調兵遣將,但我認為Alexander Arnold最好還是調到右翼的位置,而不是需要又攻又守的所謂wingback,理由是他常常因為上前助攻而趕不及回守。可能他運氣夠好,每次來不及回守的時候多數都沒有失球,因此沒有被球迷或球評員放大鏡研究失誤而指責他。這個缺點一旦被敵軍專注攻擊,利物浦後防可能會丟掉幾球。

Continue reading “候補定勝負:英超爭霸利物浦略勝一籌”

不如跳船支持托登罕熱刺隊

由於追看曼聯實在太累了,每一次期望他們重振旗鼓都是失望收場,我想還是改變一下每個週末的英超直播收看先後秩序。這些年過去了,若觀察英超各球隊的好波程度,我個人還是比較喜歡追看利物浦與托登罕熱刺。

可能有些朋友喜歡看曼城、切爾西、阿申納,我感覺是還好,但曼城戰術還是很值得研究,因為他們幾個人圍著對手搶奪控球權的能力不是鬧著玩的。上一場曼城主場四比一屠宰曼聯,網路評論說聽見球迷為曼城每一個傳球喝彩,實在是樂壞了。

任何球隊去到曼城主場都是絕對不容易的戰役,但是熱刺之前就有能力作客絕殺曼城,實在教人刮目相看。說實在的,熱刺的弱點是大起大落,勝出的時候很漂亮,下一場明明可以勝出進而一舉坐穩聯賽第四、第五位,偏偏他們就是防守出了紕漏輸了不該輸的球賽。 Continue reading “不如跳船支持托登罕熱刺隊”

Lyrics Writing 詞作:〈戰後餘生〉Aftermath

〈戰後餘生〉Aftermath

作曲:Collin/Richardss kok
作詞:姚文傑
編曲:AWAKE

這一個烽火連天的傍晚
和平的一點希望 終於煙消雲散
這世界為了人心的貪婪
天空突然灰暗 到處開戰

我終於明白世界的黑暗
我們的幸福願望 終於註定失望
我以為世界充滿了希望
人生沒有遺憾 沒有感傷 Continue reading “Lyrics Writing 詞作:〈戰後餘生〉Afterma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