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柳詞塘】- 陳奕迅〈改造人〉

改造人

作曲:陳奕迅
填詞:因葵

當你打算怎算好 當我打算怎算好
是誰定了既定完素 是誰定設計地圖
此際的我感覺到 一切因你決定樂與怒
若然沒有快樂情操 淡然讓我繼續投訴
看似你看似你不理會投訴 快要我快要快封了路

我默然哀悼 要爲誰改造 縱得不得到 都顧及形象最好
我默然哀悼 要爲誰改造 縱得不得到 都顧及形象 說話時候說知道

因你改變可算好 改變不了怎算好

這首歌的原唱者爲謝霆鋒,但我還是比較喜歡陳奕迅的現場版本,我總覺得陳奕迅演繹悲歌有一種其他歌手很難達到的駕馭能力。對一個畢生一帆風順的歌手來說,沒有經歷過太多風浪便可駕馭傷感的曲子,達到歌手作爲 story teller 的階段,實屬難能可貴,畢竟 story teller 的境界單靠歌唱技巧是永遠都達不到的。記得我以前很不開心的時候,連續兩三個星期都在聽這首歌,心情平伏過來了還一直在聽,不爲甚麼,就祇因爲曲中的哀調與淒美俘虜了我的心,也許我是打從心底認爲祇有悲歌才能真正反映人類生命的悲劇本質。

〈改造人〉可說是我接觸的第一個因葵詞作。記得當時我還未上大學,與一位好友討論這首歌的時候,他說好像有看過訪問說這首歌是在講娛樂圈。細看之下,又似乎不無道理。藝人作爲公眾人物,不論公領域或私領域的舉動都難逃社會大眾以顯微鏡檢驗之,若紅透半邊天,走到哪裏都被人要求簽名合照,跟誰一起逛街都可能成爲炒作話題,換作是你和我,大概都會覺得很煩。因此,我們亦不難聽到藝人申訴若可以選擇的話,他們寧願當普通人,平日可以逍遙自在,走到哪裏都沒人認得他們。但若陳奕迅、謝霆鋒或其他藝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論是走到哪裏都不太能隨便亂逛,獨自去到人潮太多的地方可能還需要跟經理人商量一下,那種感覺,不曉得是不是「當你打算怎算好、當我打算怎算好、是誰定了既定元素、是誰定設計地圖」?詞人一針見血,到底「是誰定了既定元素、是誰定設計地圖」?詞人是否爲藝人發聲,以「此際的我感覺到、一切因你決定樂與怒」暗指一些讓人身不由己的潛規則?身處在娛樂圈的大染缸裏,若百般無奈,「若然沒有快樂情操」,就祇剩下「淡然讓我繼續投訴」?然而大環境淤積多年,一時難以改變,「看似你看似你不理會投訴、快要我快要快封了路」似乎已成定律。

若一個藝人以「我默然哀悼、要爲誰改造、縱得不得到、都顧及形象最好」表達心中對於各種限制與潛規則的不滿,我們當然可以理解。但仔細一看,「我默然哀悼、要爲誰改造」不正正是掣肘著我們生活的魔咒嗎?我們日以繼夜,焚膏繼晷埋首工作,爲的是甚麼?賺更多錢裝飾門面在人前炫耀?還是我們表面風光其實都在替銀行打工?若房貸車貸與通貨膨脹壓得我們喘不過氣,即使對大財團與政府說聲「看似你看似你不理會投訴、快要我快要快封了路」,除了無語問蒼天嗟歎「是誰定了既定元素、是誰定設計地圖」然後繼續拼命賺錢,我們大概都別無出路,除非你我真的可以看破紅塵。

當「既定元素」與「設計地圖」都早有定案的時候,「縱得不得到、都顧及形象、說話時候說知道」中的「知道」看起來是說給既得利益集團聽的,縱使你我百般不願意跟著整個體制規則走下去。

當然,一闕詞可以有很多解讀,這闕詞亦可套用在結錯婚的人的身上,或者套用在我們自己身上,也就是當我們已經被房貸與養兒育女的開銷套牢,不再能像以往年少氣盛之時大膽跟無理取鬧的老闆作對、甚至丟信走人…當生命已經走到一個無可逆轉的階段,當我們未到四十已經開始看到一生天命之雛形,走在碧海藍天的沙灘上,亂石崩雲,驚濤裂岸,捲起千堆雪,擡頭看見一群滿天翱翔的海鷗而對它們的自由生命羨慕不已,此時此刻,我們也許就能真正明白詞人筆下之「因你改變可算好、改變不了怎算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