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柳詞塘】- 王菲〈一人分飾兩角〉

一人分飾兩角
作曲:Amk
填詞:黃偉文

若沒要事我便不見人 外面世事 我全不過問
放任是我負的責任 現實太悶 到夢境旅行
捏造故事引述不過份 過份 是你們太認真

別太認真 別太著緊 亂說話怎麼當成真
別太認真 別那樣天真
亂說話怎麼會成真 難道我是神

獨自說話 我是一個人
但是對白 照樣分兩份 兩份是我和我兩份
就像裏面 有另一個人 做著某段兩人的戲份
戲夢在扣著我人生

若說慵懶是王菲風格之一,相信這首〈一人分飾兩角〉是慵懶曲風第一名。這首歌收錄在 1995 年的《一人分飾兩角》EP,像我這般週末睡到下午四點的人,這首歌絕對適合在慵懶的週末播放,不爲甚麼,就祇因爲貪這首歌夠懶。當然,這首歌亦很有那種《重慶森林》的吊兒郎當氛圍,聽著聽著,王菲和梁朝偉在戲中各種片段逐一湧上心頭。

這首歌可以流行,詞人黃偉文居功至偉。若詞人平日太過正經八百,大概就無法寫得如此佗佻詞風。黃偉文說過很討厭早上睡覺時聽電話,對他而言,這首歌應該是駕輕就熟吧。

詞人落筆三句「若沒要事我便不見人、外面世事、我全不過問」讓我會心一笑,馬上想起 LMF 的〈大懶堂〉

想我都好想好似中咗頭獎
有嘢就唔駛做 老細又吹我唔漲
日日等出糧 冇乜野需要緊張
就係咁個樣 乜都唔駛撈就至理想

對我而言,詞人筆下之「放任是我負的責任」就是標準週末心態,週末若不負起放任的責任,難道還要二十四小時 check mail?至於「現實太悶、到夢境旅行」就不用說了,每逢週末我都會許願希望有個美麗夢境。有時候我夢見似曾相識的故鄉與舊相識,那是前世?今生?來世?那些畫面與符號,到底隱藏著甚麼生命密碼?若我擅長繪畫,其實我都很想將夢裏的一切用畫筆記錄下來,但美國物理學家加來道雄 (Michio Kaku) 說不久的將來我們可以擁有記錄夢境的儀器,在這科技還未出現之前,我還是姑且「捏造故事引述不過份」吧。

夢醒了,回到這個現實世界,翻開報紙盡是政治鬥爭,又是打家劫舍,又見燒炭跳樓…我突發奇想,若某某懂得教曉世人遊戲人間,以基督教傳教方式教人背誦、瞭解這首歌,讓「別太認真、別太著緊、亂說話怎麼當成真、別太認真、別那樣天真、亂說話怎麼會成真、難道我是神」的理論像聖經故事般深入人心,相信亦是一大功德。

其實很難責怪人爲甚麼會想不開,有些望之如同餓鬼的政治人物摧毀了這個世界,破壞了老百姓天經地義應該享有的安居樂業,我亦難保哪一天我亦會發了瘋似地「獨自說話、我是一個人、但是對白、照樣分兩份」。以心理學角度來說,我們是否有兩個自己,一個現實的自己,一個心裏的自己,每天「就像裏面、有另一個人、做著某段兩人的戲份」?那兩個自己之間的爭鬥,誰將勝出?無論誰勝誰負,我們都必須緊記「戲夢在扣著我人生」。

除了慵懶,這首歌亦可以很勵志。例如當人們指責你放棄穩定工作去創業、追求夢想,你可以聽這首歌讓自己保持輕鬆闖蕩的心情,沿路遭遇挫折,告訴自己「別太認真、別太著緊」,告訴自己可以讓那些把你夢想當作「亂說話怎麼會成真」的人看走眼。說實在的,你祇不過是不相信人生祇剩下「賺錢 → 結婚 → 生子 → 退休 → 等死」的方程式而已,what’s the big deal? 當你不想跟別人一起當一個身光頸靚的行屍走肉,當你以「別太認真、別太著緊」抵擋世俗眼光,你更要堅信詞人爲謝安琪寫的〈3/8〉

行過去 行過去
行過去 下一區
華麗地 懷舊地
前衛地 行過去
路彎彎 步深山
由無知走到這裏
但我高興繼續漫遊多幾歲

由這裏 行過去
行過去 下一區
成熟地 緩慢地
回味地 行過去
彈指間 又一關
誰要劃時代創舉
祇想懂得慶賀目前
不早不晚的一歲
平常心境中探取
沿路的風裏

你若讀得懂〈一人分飾兩角〉與〈8/3〉這兩闕詞,懂得在兩者之間找到平衡,恭喜你,不論你身在何處,你的思想已經具備可以締造創舉的條件了。你的思想都已經是第一世界了,那些停留在第三世界思想的人的愚昧嘲諷,你都可以置之不理。

這就是 adventurer 天生的傲骨,試問蠢人怎會明白?可記得廣東俚語說「人蠢無藥醫」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