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柳詞塘】- 許冠英〈無情夜冷風〉

無情夜冷風
作曲:許冠英
填詞:許冠英

無情夜冷風 吹散熱情夢
含淚對孤燈 癡心錯恨種

情緣如霧散 戀愛多變幻
獨念往日情 悽酸透心間

懷人空悲歎 悵惘心冷淡
月夜暗自彈 傷心滿淚眼

無情夜冷風 憶往日情重
離別燕分飛 相思已斷送

這兩天重溫許氏兄弟主演的《半斤八兩》與《雞同鴨講》,才猛然發現諧星許冠英已經逝世一年了。許氏兄弟的笑片陪伴著我長大,除了許冠文在電影中的自作聰明性格與許冠傑的俊帥敏捷角色之外,許冠英的傻戇遲鈍演出亦是我的最愛。許冠英的小角色深入民心,但若我們以爲他是真的遊戲人間,我們肯定大錯特錯,因爲他有一個比較少被人注意的角色,就是填詞人。

雖然他的詞作好像祇有〈無情夜冷風〉與〈夜雨聲〉,但是他親自作曲填詞的這首〈無情夜冷風〉很有漢唐時期的五言絕句風采。更精彩的是,許冠英的兄弟許冠文與許冠傑都寫得一手古典詞,許冠文經典詞作就是〈鐵塔凌雲〉:

鐵塔凌雲 望不見歡欣人面
富士聳峙 聽不見遊人歡笑
自由神像 在遠方迷霧
山長水遠未入其懷抱
檀島灘岸點點燐光
豈能及漁燈在香港

俯首低問 何時何方何模樣
回音輕傳 此時此處此模樣
何須多見復多求
且唱一曲歸途上
此時此處此模樣 此模樣

若要我挑一闕許冠傑古典詞,我肯定挑我從小就會背誦的〈雙星情歌〉:

曳搖共對輕舟飄 互傳誓約慶春曉
兩心相邀影相照 願化海鷗輕唱悅情調

艷陽下與妹相親 望偕白首永不分
美景醉人心相允 綠柳花間相對訂緣份

心兩牽 萬里阻隔相思愛莫變
離別悽酸今朝似未見 明日對花憶卿面

淚殘夢了燭影深 月明獨照冷鴛枕
醉擁孤衾悲不禁 夜半飲泣空帳獨懷憾

許氏兄弟各自有一闕經典古典詞作,在這個語言空洞、文字沒落的年代裏,許氏兄弟筆下的古典詞自然是現代中文的瑰寶。語文是人類思想的精髓,語文學得越精準,文采越是精彩,思考越是深遂,愚笨的政治語言系統自然無從滲透洗腦以降低語文與思考能力。所以說寫好一闕詞、一篇文章、一本書,用字挑剔,專挑優雅字詞,回歸正體字,亦是人生一大功德,不爲甚麼,就但求做一個有品味的人。

回到〈無情夜冷風〉這首歌。

詞人入詞兩句「無情夜冷風、吹散熱情夢」點出癡情漢子單戀之苦,戀愛從來都是兩個人的事,若以熱臉貼冷屁股,郎有情妹無意的落空引來「含淚對孤燈、癡心錯恨種」,實在無癮。詞人以每逢夜晚就燃燒自己照亮世間的街燈比喻爲「孤燈」,對襯一己之孤獨,頗有黃家強填詞的 Beyond 名曲〈冷雨夜〉的韻味:

在雨中漫步 藍色街燈漸露
相對望 無聲緊擁抱著
爲了找往日 尋溫馨的往日 消失了

詞人之「情緣如霧散」甚有意境,彷彿暗指愛情如霧般朦朧、無從捉摸。每逢清晨,陽光漸露之時,夜裏凝聚的霧氣與露水就逐漸消散,偏偏戀愛這一層如夢似幻的迷霧散去之後,等候著詞人的不是陽光燦爛的戀愛,而是心與心之間更冰冷、更遙遠的距離,見證「戀愛多變幻」之後,詞人即點明「獨念往日情、悽酸透心間」,實在淒涼。談到「獨念往日情」,我們亦應該聽一聽詞人的弟弟歌神許冠傑一首名爲〈往日情〉的歌:

痛別離 惜分飛 緣份一朝忍心拋棄
往日情未泯 泣咽悽聲怨蒼天太狠

鳥倦還 影孤單 無奈美夢頃刻吹散
往日情未泯 泣咽悽聲怨蒼天太狠

暴雨中 相親相與共 夢已空 太匆匆
淚暗湧 偷偷心底送 遍地紅葉怨秋風

再會難 呼不返 寒夜對月幾番嗟歎
往日情未泯 泣咽悽聲怨蒼天太狠

爾後的「懷人空悲歎、悵惘心冷淡」暗指思念已經不再甜蜜,喜歡一個人的快樂已經變成「空悲歎」、「悵惘心冷淡」之際,祇能「月夜暗自彈、傷心滿淚眼」。詞人筆下的夜晚似乎長了一些,「無情夜冷風」之時百般寂寞,舊情舊愛祇剩下「憶往日情重」。末了,詞人以燕子仿擬昔日相知相惜的一對戀人,是以「離別燕分飛、相思已斷送」,讓我憶起李清照的〈醉花陰〉:

薄霧濃雲愁永晝 瑞腦消金獸
佳節又重陽 玉枕紗櫥 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 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 簾捲西風 人比黃花瘦

若覺得這闕歌悽慘,閣下且回顧許冠英留給我們的歡笑,你若剛好這個時候失戀又聽見這闕歌,不要覺得自己很可憐,這個世界還有很多人連三餐溫飽都難以奢求,懷念一下許冠英,你就會發現他留給我們的歡樂確實曾經讓這世界變得更美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