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柳詞塘】- 許冠傑〈先敬羅衣後敬人〉

先敬羅衣後敬人
作曲:許冠傑
填詞:許冠傑 / 黎彼得

寧願少喫餐 時裝錢咪慳 就算水乾幾大要撐
如果識著衫 泥鰻充正班 做嘢亨通包冇話難

人人無論富或貧 都要曉得裝吓身
只要著得好款開聲屋都震 有冇現款冇人問
皮鞋明亮冇滴塵 記住領呔花要新 君見否尖沙咀通街光棍
皆因先敬羅衣後敬人

寧願少喫餐 時裝錢咪慳 就算水乾幾大要撐
名廠 PIERRE CARDIN 來路出產 任我點揀都冇話煩

人人無論懶或勤 都要曉得裝吓身
睇你衣冠不整差佬都掹警棍 當你係賊要盤問
注重洋服嘅流行 記住買樓皮要真 希爾頓摩囉差都講聲 WELCOME
皆因先敬羅衣後敬人

上一篇懷念許冠英,我又突然重溫八十年代金曲,這篇就寫許冠英的弟弟許冠傑。記得當時我两三歲就開始看許氏兄弟的電影,小學開始背誦歌神許冠傑與填詞人黎彼得的歌詞,總覺得他們寫的歌詞很鬼馬,忽爾古典,忽爾盞鬼,可以說是我的中文啟蒙讀物,這首〈先敬羅衣後敬人〉祇是我的最愛之一,日後有機會再分享更多精彩懷舊廣東歌。

很多人說過以前香港流行曲早在六七十年代以英文爲主,當時廣東話被視爲庸俗、難登大雅之堂,後來許冠傑憑著一首首經典廣東歌改寫了這個觀點。歌神的大哥許冠文曾經在 nowTV 觀星臺 Christieland 專訪中說過,當年許冠傑唱廣東歌時,老爸說應該唱英文歌,還說許冠文不怕出醜,明知自己中文不好還寫〈鐵塔凌雲〉,但是後來他們闖出名堂之後,許爸爸的態度亦開始轉變,才開始稱讚許冠傑。

許冠傑與黎彼得寫的廣東歌開了粵語口語入詞的先河,但是廣東歌這麼多年發展下來,歌詞已經偏向書面語爲主,除了偶爾還會聽到黃貫中或 LMF 以廣東話口語入詞之外,其他歌手與填詞人似乎都一律寫比較正式的書面語。

以前我很邋遢,雖然自幼明白「如果識著衫、泥鰻充正班、做嘢亨通包冇話難」,但我還是喜歡穿破洞 T 恤與牛仔褲,每逢有舊 T 恤開始脫色就會覺得很開心,反正就是邋遢到底,越像西方搖滾樂手那種吊兒郎當風格就越過癮。當然,我沒有經歷過「睇你衣冠不整、差佬都掹警棍、當你係賊要盤問」,相信這祇是詞人的誇張寫作手法而已。但「希爾頓摩囉差都講聲 WELCOME」是大家都經歷過的,若你在各場合執到正,雖然不至於「祇要著得好款開聲屋都震」,但人家至少會歡迎你,亦想聽你發表意見。

後來上中學時迷上伍佰,多年來看他跟 China Blue 成員整天穿黑色或灰色衣服,結果我最近幾年亦愛上深色,開始收集黑灰色系的衣服,我當然不會瘋狂到「寧願少喫餐、時裝錢咪慳、就算水乾幾大要撐」,亦不是爲了「祇要著得好款開聲屋都震、有冇現款冇人問」,祇是單純喜歡全身黑而已。談到服裝,肯定要提起我最欣賞的殿堂級填詞人黃偉文。他熱愛時裝,在 2005 年入選香港時裝設計師協會的十大傑出衣著人士,肯定瞭解詞壇前輩許冠傑與黎彼得筆下「注重洋服嘅流行、記住買樓皮要真」之真理。

我時常妙想天開,若我收集一大堆全黑與全灰系列,打開衣櫃,一眼望去 Esprit、Zara、Armani、Uniqlo、Gucci 黑灰並列,視覺效果應該亦很不錯,即使每天要將黑灰色系的衣服分開洗亦在所不惜。若收集黑灰色系愈陷愈深如同毒癮,詞人筆下的「注重洋服嘅流行」,對我而言就祇會剩下「注重黑服嘅流行」,不需要每天想今天穿甚麼顏色的衣服,反正一朝醒來不是黑色就是灰色,彷似遠赴日本至 Luna Sea 黑服限定演唱會朝聖,絕對省時省力。

堅持每天黑服限定不是不行,祇是這做法是否會被眾人視爲最差衣著,結果像 Facebook 創辦人之一Mark Zuckerberg 、微軟創辦人 Bill Gates 與蘋果教父 Steve Jobs 般入選衣著品味最差排行榜?想到這裏,所謂輿論壓力與心中夢想之間的拉鋸戰就開始了。Anyway,祇要記得詞人筆下的「人人無論富或貧、都要曉得裝吓身」與「皆因先敬羅衣後敬人」,祇要整齊得體不失禮,即廣東話說的「骨子」(精緻),我亦不管別人怎麼睇法了。我這一套做法應該是屬於「人人無論懶或勤、都要曉得裝吓身」中的懶人派系吧。

我認爲服裝從來都不是怎樣穿衣打扮這麼簡單,服裝的學問隱藏著另一門中國古代玄學 ─ 觀人術。清朝政治家曾國藩說過:「邪正看眼鼻,聰明看嘴唇;功名看氣宇,事業看精神。壽夭看指爪,風波看腳跟;若要問條理,全在語言中。」 我們常說相由心生,若一個人心術不正,口無遮攔,朝晚盡說別人不是,即使腰纏萬貫家住豪宅,一身西裝出入開賓士寶馬,亦無法遮掩其庸俗之態。比較一下第一世界政治家與第三世界政客之間的容貌氣質、知識水準、言談舉止,我們肯定明白何謂「穿起龍袍不像太子」。穿得整齊得體,平日多讀書,學一下音樂、藝術提升個人修養與品味,我們身體力行消除愚昧、反智、庸俗,不要跟一群腦殘政客一起在人世間播種愚蠢,要懂得鄙視、唾棄他們,絕對是人生一大功德。

從這闕〈先敬羅衣後敬人〉詞結合觀人術,可見讀詞增長知識,誠如香港網站《主場新聞》專欄作者陸捌義所言:

所以,關於香港的流行曲,我想說的,就是當中的歌詞。如每一個朝代必定有一代文學,我相信流行歌詞亦可暫列爲現代的代表之一。如何從流行曲的歌詞中看文學,看社會,也相信是每一位愛中文,愛流行曲的同好喜歡做的事情。雖然廣東話流行曲,甚至華語流行曲,其流行程度因 K-Pop 的大行其道和本身的衰落便漸受忽視,但一眾音樂人仍繼續努力創作,正如黃偉文在他演唱會所言,香港尚有很多有實力的歌手爲我們唱歌,眾多填詞人亦爲我們開啓思考的大門。

這闕 1980 年的詞在三十多年後的今日,依然精準說明現代人服裝準則,若我們讀通之後遵行之,相信效果亦很不錯,你認爲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