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柳詞塘】- 陳奕迅〈一支得啩〉

一支得啩
作曲:Christopher Chak
改編詞:小克

點火時話臭的你一轉臉
便望著煙灰跌落公仔麵
當我工作睡覺禱告娛樂踢波飲嘢你都瞓先
期待我戒得甩你就願見面

誰當初想擺脫薄荷煙感受
過後誰人在遙控煙瘾裏浮遊
食到呼吸困難才知變心瘾毒咒
這煙蒂其實說到底誰拿捏在手

不食不慣只等我給衛生署長擒獲
志明春嬌多仰慕戲中千嬅文樂
獨個躲入車殼發現成人難得的快樂
坐低跟你商榷或是其實藉口裏吸嗍
然後這根煙頭會直飛北角

這些年望你緊抱她出現
人如同失戀這父親體驗
逼我工作賺夠錢買樓做到隻積也無乜發展
難道靠個女收夠利是過年

尼古丁總牽引著萬寶之路
結在喉嚨內痕癢得似有條毛
被你 check 到我在微博跟好友互訴
私隱綫截斷了至約班良朋聚賭

一萬九索都俾對家扣起了多涼薄
這十三幺摸到盡了雀仔難尋獲
在叫糊待一索對面原來是雞糊上落
誰在摸我肩膊或是其實沒打牌觸覺
無奈欠一根煙似絕章一索

兜落北角乜都戒到最想戒走承諾
這條煙絲扯到盡了仍懶得脫落
由兩包逐根駁貨幣掏盡憑煙稅揮霍
然後清潔軀殼收縮血管再等到粒女出閣
仍舊兩肺之間翳悶兼乾涸
誰料這輛車到咗牛頭角

這闕詞是由插畫師兼漫畫家小克改編的歌詞,原詞是林夕筆下的〈一絲不掛〉。陳奕迅很喜歡這改編詞於是就問小克是否可以錄這首歌,小克說無任歡迎,林夕也說不介意,陳奕迅就錄了這首歌在電臺播放。

我自己將這闕〈一支得啩〉視爲練習廣東話咬字的最佳詞作之一,每逢唱到「逼我工作賺夠錢買樓做到隻積也無乜發展」或「由兩包逐根駁貨幣掏盡憑煙稅揮霍、然後清潔軀殼收縮血管再等到粒女出閣、仍舊兩肺之間翳悶兼乾涸」總是舌頭打結,總是不斷懷疑自己的廣東話發音不夠字正腔圓。愧對母語的罪惡感,應該跟背叛情人是一樣的吧…像我這般每天用廣東話思考、睡覺之前最喜歡聽到粵語的人,唱這首歌時咬字還是未臻完美,我就很想跟廣東話這個情人說一聲對不起。沒錯,我確實幻想自己變成歌手進入錄音室灌錄這首歌,更妄想一個 take 就可以收工出碟。也許這就是我繼續逼自己的廣東話練得更好的方法,以我對廣東話的執著,我相信我即使唱得跟陳奕迅一樣好,我亦會在一大片廣東詞海中找尋一些練習廣東話咬字的歌曲來練習。There’s always room for improvement是我座右銘?Well, 也許我的態度是向 Will Smith 看齊吧。

這闕詞開頭數句「點火時話臭的你一轉臉、便望著煙灰跌落公仔麵、當我工作睡覺禱告娛樂踢波飲嘢你都瞓先、期待我戒得甩你就願見面」確實是所有吸菸男人的苦楚,畢竟彭浩翔電影《志明與春嬌》中的「志明春嬌多仰慕戲中千嬅文樂、獨個躲入車殼發現成人難得的快樂」在現實生活中還不是那麼容易發生的。

詞人筆下的男主角很可憐,從拍拖時期的警戒如「期待我戒得甩你就願見面」與「食到呼吸困難才知變心瘾毒咒」,到「志明春嬌多仰慕戲中千嬅文樂、獨個躲入車殼發現成人難得的快樂」的希望落空,到婚後的「逼我工作賺夠錢買樓做到隻積也無乜發展」,「私隱綫截斷了至約班良朋聚賭」之後連打麻將發橫財都希望落空的「一萬九索都俾對家扣起了多涼薄、這十三幺摸到盡了雀仔難尋獲、在叫糊待一索對面原來是雞糊上落」,以四個字形容就是命運多舛。難怪詞人筆下的可憐男人慨歎「兜落北角乜都戒到最想戒走承諾」,但反正戒菸的事情無法跟老婆承諾就乾脆「由兩包逐根駁貨幣掏盡憑煙稅揮霍」,大概除此之外亦別無他法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詞人筆下的「兜落北角乜都戒到最想戒走承諾」是指戒菸的承諾?還是泛指所有帶有束縛性質但男人又無法達標的承諾?確實值得思考。以我的角度來看,所謂的承諾若要講超過幾次就不會是承諾,承諾是你自己願意付出並且讓這個付出成爲 part of your muscle memory,亦就是讓這個付出成爲你不經思考都知道是你一定會做的動作 / 工作。若輕易承諾,你的承諾根本不算甚麼,若這一生祇有對自己、對另一半、對家人的那麼幾個承諾,應該是比較可以集中火力去實現的。所以我寧願視詞人筆下的男主角爲一個平日不亂承諾,一旦承諾就堅持到底那個類型。

若妳的男人沒有抽菸就覺得「無奈欠一根煙似絕章一索」,既然買香菸的花費還不至於讓一個家庭傾家蕩產,妳還是放他一馬吧,切莫逼得他無心賺錢祇想抽菸,除非妳很想「靠個女收夠利是過年」。On the other hand,真正想戒菸的男人若害怕「仍舊兩肺之間翳悶兼乾涸」,盡早戒菸亦是不錯的選擇,無謂等到「然後清潔軀殼收縮血管再等到粒女出閣」。一句講晒,若選擇了,就要堅持到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