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式英文

Photograph: kids.britannica.com

翻了兩本美國作者寫的書,真的是用翻的而不是細讀的,原因是我對美式英文覺得很不耐煩,總是覺得美式英文很粗糙、很隨便,根本毫無詩意。這兩本就是克林頓自傳、以色列創業精神,天啊,文筆好像跟 CNN 沒什麼兩樣。

我向來習慣了英式英文,也很喜歡英國小說家狄更斯。不知道是不是太喜歡狄更斯文筆,我常覺得英國作者筆下總是流露著一股狄更斯文風的敘事手法。就連《衛報》的足球評論都可以寫得分外有格調,就好像上個月英格蘭在溫布里球場以二比零擊退波蘭直接晉級二零一四年巴西世界盃決賽圈的評論:

曾幾何時,這股壓力正四處擴散,實在危險之極,直至忍無可忍 – 英格蘭教練鶴臣大概會一直弄著衣領,試著將領帶拉得鬆一點。在這戲劇般緊張且千鈞一髮的晚上,謝拉特一腳定江山,確保所有壓抑的情緒,終於可以有個出口了。

這一球代表著謝拉特所象徵的特質:不怕挑戰、堅持搶回控球權、面對強大防守線毫不退縮直至射門爲止。謝拉特大概很久都沒有這般慶祝進球了。經過所有焦慮與不安之後,英格蘭隊終於確定了,他們在明年六月入住的里約熱內盧五星級大飯店,那一項整棟樓的預訂如今已經百分之百確定了。他們終於可以輕鬆一下了。

也許有人覺得這寫法很長氣,很「扭扭擰擰」(粵語,意即扭扭捏捏),但這寫法可以提供幾個畫面,也就是賽前的緊繃與賽後的輕鬆,讀者亦可以一窺鶴臣與謝拉特的人格特質。這個寫法肯定比美國佬的粗魯寫法好得多了。我最受不了就是:

Israel okays East Jerusalem settlement just before Kerry’s peace visit

將 okay 當動詞用也就算了,還竟然讓它堂而皇之登門入室躍上標題大座,美國佬也太隨便了吧?講著講著,我腦海裏又浮現美國西部牛仔的形象,與之對比的,就是英國十九世紀浪漫主義詩人華茲華斯的《我像一片雲孤獨地漫遊》:

每當我躺在床上不眠,
或心神空茫,或默默沉思,
它們常在心靈中閃現,
那是孤獨之中的福祉;
於是我的心便漲滿幸福,
和水仙一同翩翩起舞。

我常說文字代表身份。讓你幻想西部牛仔,讓你想像一位思緒漫遊的詩人,你會如何選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