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 • 移動式

4月21日華爾街日報有一篇報導很得意。作者 Scott McCartney 文章 A Season’s Worth of Tips from Champions of Travel 寫了體育記者的生涯。

其中 Darnell Mayberry 是 Daily Oklahama 的籃球記者,寫文章交稿、寫部落格,忙得來往往已經凌晨一點多,黎明時分五點多又要趕飛機飛到另一個城市。

Helene St. James 是 Detroit Free Press 的曲棍球記者,由於公司給的筆記型電腦電池無法持久,於是乾脆自己買一台電力耐久的電腦,畢竟只有一半的民航飛機有插座可以充電。她有一次搭了美國內陸民航機,機上只有十個人,機組人員要求他們全部坐在後面座位,後來飛機師又說把飲料箱櫃推到後面去,說是為了平衡機身的引力云云,彷彿搭客安全就全靠引力平衡似的。

美國職業籃球聯賽記者 Mike Monroe 追蹤了 32 個 NBA 賽季,正在為 Rivard Report 網站撰寫、採訪聖安東尼奧馬刺球隊的動態。Monroe 說體育記者個個都是旅遊專家,他們常常交換各家大飯店與旅館的資訊,或者哪一家航空公司飛機票賣得便宜。NBA 賽季常常打得短兵相接,季後賽更是精彩萬分,各個球隊隨時飛到不同城市比賽,Delta Air 甚至有球隊專機接送,球員當然開心得很,拿筆的 sportswriters 就比較苦命,時時想盡辦法儲存飯店與航空公司的優惠積分。

但體育記者也可以是明星。有一次 Monroe 採訪熱刺球員參加國際賽事,到了阿根廷他的西班牙語只是有限公司,阿根廷讀者 Danilo Ventura 追蹤他的文字報導很多年,於是跟他打招呼,堅持給他買車票並邀請他一起上客運,因為大家都是出發前往同一賽事地點。多得阿根廷讀者熱情招待,Monroe 免了迷路不知所蹤的窘境。若說文字的感染力,這也是其中一個吧。

看他們這般移動式的寫作模式,我很忌妒也很羨慕。若你有一枝筆記錄了球隊、球員、教練的職業生涯中起起落落,也算是為這世界留下一些東西,而且寫體育新聞與評述不會有政治風險。我也喜歡移動,只是巨蟹座喜歡去到一個地方又固定下來,我時時覺得不斷移動其實蠻容易打亂翻譯思路,所以還是不敢走得太多,有個地方暫時沒有政治風險,暫時可以靜下心來寫好翻譯作品,或許就是不錯的所在。若有甚麼風吹草動,早有收拾好了的行李箱提了可以馬上走,原來我內心也像這些體育記者,隨時可以投入移動式寫作狀態。

突然想起我在澳洲雪梨搭渡輪到歌劇院岸外的另一方,那時候白天寫稿、晚上構思大綱,一個背囊裝了稿紙與鉛筆就上路了,夜晚站在船頭跟一個澳洲佬閒聊,他說遲些時候得過去澳門找他弟弟,跟他言談之間我也好像聽懂了澳洲口音,又多學了一些東西,可見移動的寫作模式也是很不錯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