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盅前隨筆: 第28屆臺灣金曲獎最佳作詞人提名

不論有無得獎,還是覺得這首歌最過癮。

今晚在臺北小巨蛋舉行的第28屆臺灣金曲獎即將公佈本屆最佳作詞人,我看過入圍作品之後又覺得手癢,於是寫了這篇隨筆。

首先看看入圍名單:

吳青峰:〈年輪說〉(《年輪說》專輯,百代唱片股份有限公司)

伍佰:〈蹦孔〉(《釘子花》專輯,環球國際唱片股份有限公司)

郭頂:〈淒美地〉(《飛行器的執行週期》,環球國際唱片股份有限公司)

艾怡良:〈我們的總和〉(《說 艾怡良》,台灣索尼音樂娛樂股份有限公司)

五月天阿信:〈成名在望〉(《自傳 history of Tomorrow》,相信音樂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草東沒有派對:〈爛泥〉(《醜奴兒》,石皮有限公司)

謝銘祐:〈彼卡皮箱〉(《舊年》,三川娛樂有限公司)

首先必須說一下,吳青峰很有才華,這闕詞〈年輪說〉娓娓道來卻又不囉嗦,楊丞琳也唱得恰如其分,讓我想起香港詞人黃偉文為陳奕迅寫的粵語歌〈陀飛輪〉,或者是〈苦瓜〉。

伍佰的台語詞〈蹦孔〉應該是我聽得最熟悉的了,因為今年就一直在聽《釘子花》專輯。伍佰 and China Blue 睽違十多年之後才出了這張台語專輯,製作相當嚴謹而且百聽不膩,我相信有機會奪得最佳台語專輯。〈蹦孔〉的詞非常扎實,沒有多餘囉嗦的字眼,句子和段落之間環環相扣,所以唱出來非常有力道,絕對是台語搖滾的好歌。

郭頂寫的〈淒美地〉,篇幅有些偏長,像是小品文吧,但是又可以入歌,而且歌詞帶聽者爬山涉水。

若娓娓道來是作詞獎評審的重要標準之一,我想艾怡良的〈我們的總和〉應該可以跟青峰的〈年輪說〉一較高下。〈我們的總和〉的優點是詞的結構扣得比較緊,意思比較清晰;〈年輪說〉是比較鬆散,意思模糊一些些但可以讓讀者思考。

五月天阿信寫詞功夫了得固然無須贅言,但這首歌〈成名在望〉肯定不是他最好的詞作。我一看到這首歌詞就以為這是敘述文,後來才知道是可以入歌、可以入圍的敘述文。

草東沒有派對是一個臺灣樂團,〈爛泥〉是他們的集體創作。詞作開門見山,用字精簡,而且一針見血:我想要的公平都是不公們虛構的。臺灣社會還是其他地方的人們覺得不滿的地方,一句「我想要的公平都是不公們虛構的」就可以總結起來,實在精煉。

謝銘祐筆下的台語詞〈彼卡皮箱〉顯然就是臺灣故事:現在各個行業撐起一片天的人們,每個人的故事其實都是從離鄉背井開始在大都會闖蕩的故事。

若評審跟去年評分標準與喜好跟去年相若,則吳青峰、艾怡良、阿信屬於熱門;若評審想要表達對台語歌的重視,伍佰和謝銘祐則是不容忽視的黑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