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亦舒與蔡瀾

大學畢業之後,我的中文讀物以香港為主,總是覺得香港作者的作品有別具一格的都市風格,讀起來覺得很 cosmopolitan

之前有幾年常常讀亦舒的小說,一看就是天荒地老,常常八點鐘吃完晚餐之後就開始讀,讀到十點鐘打了個盹,於是走入浴室沖個冷水澡,精神回來繼續讀個痛快。讀書是最省錢的娛樂,每天懶洋洋賴在沙發上讀小說,一大樂事也。

亦舒比其他人都睇得更透澈,很多年前就在加拿大定居,但是依然固定在香港出書。我的美國友人得知她老早買了政治保險但依然可以遠距離經營寫作事業的做法,亦大讚亦舒聰明非常。

亦舒的數十部小說、散文讀完了就整箱書還給友人,因為不需要讀完她出版過的幾百本書,我自己寫小說、寫字幕翻譯已經捉到亦舒寫文章既簡單扼要又一針見血的要訣了。上山跟高人學過武功之後總要下山闖蕩江湖的,一輩子把自己的筆躲藏起來深怕見不得人,不算英雄好漢。

讀過亦舒之後,我開始讀起蔡瀾的散文、小品。蔡瀾筆下常常寫周遊列國的經驗,亦不時回到新加坡探親,下午從樟宜機場返港剛好晚上,他說約人吃飯剛剛好。他也寫過有時候國外工作之後回到香港,早上去九龍城吃早餐,又斬燒肉又豬腸粉之類的,跟友人覺得不夠過癮,於是又搭車過海去到港島筲箕灣找麵家吃雲吞麵/牛腩麵去,然後又找個茶樓吃廣東點心嘆茶。

蔡瀾文章嘻笑怒罵,筆下有一股嘻嘻哈哈的樂觀氛圍,可能介於出世與入世之間吧,多少有些睇透人生的意味。但他也有脾氣,寫文章罵起人來可是毫不客氣。蔡瀾罵人最好玩莫過於那些批評香港食肆放棄豬油的文章,他說吃麵沒有豬油就毫無神氣,結果來到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吃福建麵發現有豬油渣,又給他找到樂子了,實在過癮。

我也想學蔡瀾這般享受,畢竟人生苦短,此時不吃,尚待何時?若游泳之後學他那般飽餐一頓,應該也不錯。但我沒有豪氣干雲的食慾,吃個雲吞麵和燒肉就飽了,若與蔡瀾同檯食飯,不給他笑死才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