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瀾妙計之天亮寫稿

之前讀過蔡瀾文章,其中一段分享如何應付早上最早的班機,也就是六七點的班機。他說通常前一晚寫稿到差不多天亮,飽餐一頓之後上飛機補眠。

這一招我也試過。就是前一晚帶著筆記型電腦到機場的咖啡廳,一邊喝咖啡一邊完成翻譯稿,早上四、五點去航空公司櫃檯領登機證之前,檢閱一輪再寄出文章,就可以安心上飛機睡覺了。但是最好不要學蔡瀾飽餐一頓,我試過半夜吃很多水果、臨天亮上飛機前吃漢堡,結果幾天的旅程一直腸胃不適,實在悽慘。

蔡瀾也說若是平日,他的寫稿妙計則是睡過一晚之後,接近天亮的時候起來上廁所的時候就直接起床寫文章。

我想效法,但是有時候意志力不足。若每天早上六、七點起床開始寫翻譯稿,除了堆積的稿件可以早一些完成,也可以維持一天祇睡四到六小時的能耐。培養這等本事,確實不容易。好在我沒有特別貪睡,若是拿睡袋鋪地板就睡,睡了六小時第二天反而更精神。精神好的時候做翻譯可以下筆如有神,中英文、粵語、閩南語、日語相關詞彙順手拈來,可以幻想自己變成學富五車、邀稿不斷的翻譯家,或至少確認自己專業有所提升,亦是樂事。

若是睡在床上,睡足七、八小時卻依然有些倦意,彷彿缺氧狀態,讓我覺得有些挫敗感。翻譯是一門很辛苦的專業,每天敲鍵盤寫幾千個中英文字,偏偏睡地板才會快樂,真是要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