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歲片之沒落

農曆新年閒著無事,買幾張票同友人看大馬與香港合拍的粵語片,孰知原來是預告片好看,內容卻是差強人意,笑點相當僵硬。另一部新加坡片開頭還可以,但是後半部卻販賣煽情,我們這等講廣東話的人不習慣將情情愛愛說出口,所以看這些片就會覺得他們的電影表達方式很奇怪。

其他的港片亦是乏善足陳,預告片中見到任達華稱劉嘉玲為媽咪、蘇玉華的片子好像也是販賣煽情,左看右看,原來還是在自己居所打開電腦看 YouTube 最開心,香港網台清談節目、英國美國澳洲紀錄片,任君選擇,而且免費。

猶記得以前港英時代或回歸初期,每年賀歲片是電影公司兵家必爭之地,各自競相拍出一部部好片,信手捻來就有許氏兄弟主演的《摩登保鑣》、周星馳的《逃學威龍》、張國榮的《花田囍事》、譚詠麟的《黃飛鴻對黃飛鴻》。那個自由時代的香港百花齊放,好片太多,不能盡錄。

即使是祇能以國語配音放映港片的臺灣,也有很多影迷認為以前的港片非常特別,因為他們的創作很敢講話,擺明車馬嘲諷在上位者或共產主義,教人拍案叫絕。

祇可惜香江今非昔比,一國兩制之下原本可以挺直腰骨的創作也一點一點失守了,創作人慢慢放棄自己的文字疆域去迎合大陸市場的 bad taste,忘了自己的品味曾經緊追英美日本,影迷也祇能撫今追昔緬懷以前自由世界的美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