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的遊行 vs 吉隆坡的遊行 (Malaysiakini 24 Dec 2007)

臺北的遊行vs吉隆坡的遊行
特約評論 | 12月24日 下午4點49分

作者:房怡諒、姚文傑
(注:房怡諒为世新大學社會發展所的學生)

12月9日(週六),當馬來西亞首都吉隆玻一群律師浩浩蕩蕩舉行進行著爭取「集會自由與人權」的遊行時,遠在千里之外的臺灣首府臺北市同時也有一場遊行活動在進行,那是來自印尼、泰國、越南、菲律賓等東南亞籍外勞爭取休假的大遊行。
臺灣有36萬多的外籍勞工,其中16萬是家庭幫傭,由於外勞不在臺灣勞工法的保護範圍,因爲外勞的勞動條件不受法令保障,連基本的休假權利也沒有,因此常有傳出有人三年內得不到一天的休息,而這個由臺灣國際勞工協會所發動的遊行,其訴求是呼籲臺灣政府重視基本工權、基本人權,讓家庭類勞工也擁有勞動權益保障,得以休息、放假。 Continue reading “臺北的遊行 vs 吉隆坡的遊行 (Malaysiakini 24 Dec 2007)”

其實我也是 Pilot & Skipper

話說2003年9月13日下午兩點三十分
我搭中華航空飛往臺北
臨別依依 我對送別的親友 說:
「你們可知道?其實我也是pilot 飛機師。」
家人大喜 歡呼說道:
「嘩!我們家出了一個飛機師耶!」
朋友亦喜上眉梢 問道:
「哇!文傑是飛機師耶,下次搭飛機要給我們折扣啊!!」
Continue reading “其實我也是 Pilot & Skipper”

The Outer Space Travel 2007 太空漫遊2007

Can I buy the best telescope by using RM 31
To see the poor schools all the way from the outer space
To see the children, who, can’t afford to study
To see the patients, who, are suffering because of lack of $$$, to see the doctors
To see the old folks, who, are lonely and homeless
To see the nation’s poverty, starvation, struggle, and hopelessness,
After, paying RM 31
Continue reading “The Outer Space Travel 2007 太空漫遊2007”

星期六 Saturdays

我繼續再硬朗 抵擋不屑的眼光
想找廣闊的遠方 和她飛往
—黃貫中〈香港晚安)

星期六,一個我很常被非常強烈的孤獨感襲擊的日子,當然,2007年的9月29日也不會放過我。平常在週一至週五,我很享受工作—課業、寫作、翻譯、看書、運動,沒有想要停下來的一刻,只想一直完成我想要做的事情。但到了星期六,我整個人就懶散了,很想把自己放空什麼事情都不管,只管休假。
Continue reading “星期六 Saturdays”

告別虛偽 請將手放開 不要回來

1997年,那天真爛漫的年代,存了一點錢,騎著腳踏車到唱片行買Beyond最新廣東大碟《請將手放開》。當時的我,並不太瞭解收錄在這專輯裡的歌曲的含意。我一直懵懵懂懂地聽了好多年,一直到2005年2月,我來臺灣升學之後第一次回到馬來西亞的老家,我像以前一樣早上醒來開音響聽搖滾樂驅走睡意。當時家人都外出工作、上課去了,空蕩蕩的家裡,就只剩下我和《請將手放開》,我才慢慢瞭解當中的意義。

《請將手放開》專輯是一個故事,不只是Beyond繼1996年Live & Basic演唱會之後,以三人姿態繼續搖滾的故事,《請將手放開》也是在講著香港的故事,一個港英時代即將結束的大時代。 Continue reading “告別虛偽 請將手放開 不要回來”

眼神的暴力

上週看到《中國時報》的〈18分 有那麼好笑嗎?〉一文,思緒良多。其實在臺灣,輿論暴力又何止18分的暴力?我是來臺升學數年的馬來西亞僑生,對臺灣教育現狀有些愚見,我知道自己無權批評,我但求爲不會考試、不想被逼著上研究所的臺灣朋友講幾句話。

臺灣高等教育普及,大學生隨處可見,碩士生人數亦節節上升,「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傳統觀念,可見一斑。記得剛上大學時,教授、學長姐都在宣揚「上研究所才有競爭力」的觀念,我在懵懵懂懂的情況之下也覺得「我要上研究所,才會有競爭力」。但是當我慢慢深入瞭解之後,我發現很多臺灣朋友不是爲了做學問而上研究所,而是爲了畢業後的起薪可以多幾千元新臺幣,甚至是爲了逃避現實之後,我就知道「上研究所,才有競爭力」是一個迷思。之後每當別人詢問我是否要報考研究所時,我一定回答:「不了,謝謝。」結果很多學長姐就會一臉迷惑地看著我說:「你不想唸了?拿著大學學位很沒有競爭力耶!」又是「有競爭力」的標籤。考不上研究所的學長姐,被教授追問時,總會覺得不好意思,老是被教授關懷一番:「喔,那你/妳要加油啊!某某同學已經考上某某研究所了,他/她真的很優秀。」又來一個「很優秀」的標籤。
Continue reading “眼神的暴力”

仿擬劉禹錫〈陋室銘〉(Dedicated to Ronaldinho)


Source: http://www.guardian.co.uk/football/2010/mar/24/england-success-ronaldinho-pele

男不重帥,球技揚名。女不重貌,氣質顯靈。
貌雖甚寢,苦練成將。批甲上球場,穿遍五指山。
Continue reading “仿擬劉禹錫〈陋室銘〉(Dedicated to Ronaldinho)”

Doomsday 末日 (Written in April 2006)

“I wonder if it is the end of the world when we wake up tomorrow,” she whispered in my ears when I held her in my arms. “Honey, we could only pray that things will improve soon,” I replied with my warmest tone of voice. When I looked into her beautiful eyes, which were full of tears, I felt like I wanted to stare into them forever, as if the adorable eyes of hers would allow both of us to swim in, when the temperature reached minus 20℃ in Hong Kong.
Continue reading “Doomsday 末日 (Written in April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