蜻蜓點水 點到就好

新加坡導演陳哲藝作品《爸媽不在家》回顧新加坡在 1997 年、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所經歷的經濟衰退,從一個小家庭的角度切入,沒有散戶炒股票破產之後呼天搶地的哭鬧聲,也沒有新加坡電影常見的「背後有一股體制的力量讓主角起死回生」的標準思維方程式。
Continue reading “蜻蜓點水 點到就好”

多久沒有傻笑

自從去年看了 The Internship ,就愛上了 Vince Vaughn 的演出。他在 The Internship 扮演的角色是一個很會吹牛的傢伙,失業了帶著朋友誤打誤撞進入 Google 實習,原本沒有機會贏得 Google 正職,但又憑著熱情與能言善道的態度帶著團隊起死回生。
Continue reading “多久沒有傻笑”

最重要突破濃煙

抱著些許恐懼感,我決定買票支持謝霆鋒與余文樂主演的《救火英雄》。我說的恐懼感,不是我害怕看到火災現場爆炸的場面,而是我害怕帶著期待踏入電影院,落幕後卻又失望離去。最近幾個月已經很多次了,不管演員陣容如何強大,編劇失手,導演馬前失蹄,結果又讓人搖頭。
Continue reading “最重要突破濃煙”

廣東歌不死

買唱片回家坐低好好地聽歌、看歌詞,這動作好像有點陌生,但又似曾相識,因爲我們在上個世紀是這樣過生活的。

聽著異種樂隊最新廣東大碟《故態復萌》,沉入廣東搖滾音樂中,我以爲我回到了 Beyond 的年代,那個喜怒哀樂都有廣東搖滾爲我發聲的年代…
Continue reading “廣東歌不死”

Welcome 2014

過了聖誕節又是時候等待元旦,我哪裏都不想去,反正去到哪裏都是那麼多人那麼煩躁,出門游泳之後還是歸家聽歌讀書的好。

爲了躲避電臺的聖誕歌疲勞轟炸,這整整一個月以來我一直重溫愛爾蘭樂隊 The Cranberries 的音樂。我又像毒癮上身那樣日夜追聽 Promises,版本是 1999年巴黎 Beneath the Skin 演唱會,友人坐我順風車亦聽到抗議,笑道:「年尾輪到英倫音樂鬼上身嗎?整個月都是 The Cranberries。」
Continue reading “Welcome 2014”

苦戀註定難 我已經習慣

一兩個月前看過了英國演員 Naomi Watts 和 Naveen Andrews 主演的 Diana。雖然我一開始就知道國外影評對這部電影評價不怎麼樣,但是我迷戀英國,很希望離開了 Youtube 回到現實世界的電影院之後可以聽見百分之百英國畫面與口音,於是趁著數天上映檔期先睹爲快。撇開劇情優劣不說,我至少還是爲我在電影院裏陶醉在英國口音氛圍中長達兩個小時而覺得過癮的。
Continue reading “苦戀註定難 我已經習慣”

竊聽風雲


Source: Fox News

美國前情報員斯諾登 (Edward Snowden) 爆料聲稱美國竊聽三十五個國家的領袖的電話,在國際上引起軒然大波。德國總理默克爾火冒三丈質疑美國作法,美國總統奧巴馬保證美國不會再監聽盟友的手機云云… 一切一切都彷如一齣鬧劇,簡直把劉青雲和方中信主演的《竊聽風雲》給比了下去。
Continue reading “竊聽風雲”

流浪

又一位臺灣朋友西進大陸工作了。這位朋友在臺東長大,一直從事飯店業,常常東奔西跑的,好像每隔一兩年就輪流住在臺北、高雄、重慶進駐五星級大飯店主持大局。看著他每年南下北上的,我也開始在想:換作我是他,我會覺得很累嗎?

話說十年前我也曾經想著要過流浪的生活,常常哼著「如果我有一雙翅膀、我要離開這個地方、我奮力一擲、我就飛到了雲端、可以靠近點月亮」 Continue reading “流浪”